Nine

随缘更新,随时跑路

你们有没有人抽到这个啊?贼好看!

你们说的是这个玫瑰手杖吗?
我已经抽到啦!

????KZ监督结婚了???当初谁告诉我监督未婚的????哇,我他妈现在心情复杂,溜了

【壳花】回暖

*很久不写壳花了。
*首尾限定词。
*国际三禁x3
*瞎写的。
*有错字。

“能和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抬眼是如火焰般绚烂美丽的晚霞,傍晚的风拂过在头顶上的树桠,春季使它开满了花,他只是在湖边走累了,随意挑选了一个长椅坐下稍作歇息,阖上眼眸放空自己,连自己身边什么时候来了人都没有察觉。
来人是一个年长的女性,穿着不合季节的棉衣,盯着他露出慈祥的笑容,面对陌生人本该闭上嘴走开,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选择回应她。
“我...”犹豫着是否开口
“没关系,说吧”也许是女人温柔的语气让他卸下防备,【反正她也不认识我】本着这样的心态。
“我...我是一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职业,总之,我的成绩优异,是很多人的榜样,我对于那些带着崇拜或者羡慕的眼光向来不在意,对待别人也大多是不解风情,直到那个人出现。”
“那位算是我的后辈吧,工作能力很不错,来到我的队伍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他是队里年纪最小的,所以上级让我们好好照顾他,组员们都很宠爱他,也包括我,他说我是他的偶像,这句话说出来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他很爱笑,长的也是非常可爱,偶尔也会开一点小玩笑,人缘也非常好,我和他以及其他组员一起赢了不少项目,当然也输过。”
“可能真的是日久生情吧,等我察觉出自己有异样的心意时,已经太迟了,我带他做过很多以前都没有尝试过的事,或许您会觉得是区别对待,但不可否认,他是特别的。”
“当他和我告白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我能在几秒钟内想到n种方案,但是那次我的大脑死机了,他看我迟迟不做反应,以为是被拒绝,丧着脸想要逃走,这种时候怎么能让他溜走,我捉住了他的手。”
“我们后来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做了情侣们都会做的事情,我想那是喜欢,是爱。”

“那后来呢?”
女人看着男人低着头沉默,忍不住出声询问
“后来,我们分开了。”
“.......”
“我们在一个大项目上输了,原本可以说是势在必得,却在最后一刻输了。”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管理层们对此次结果也是非常不满意,于是他和另一个组员一起离开了”
“那位组员去了国外发展,而他一直等到下一次项目竞争才宣布入职,当然,是竞争对手。”
“我听说他和其他组员有联系,但是,他很少找我,明明我和他才是最应该亲近的人,却像隔了一条银河。”
夜色微沉,远方的火焰快要被黑暗吞噬,湖边的温度比其他的地方更低,男人搓了搓手掌,看向身边的女人
“您为什么想要问这个问题呢?”
“因为我错过了”女人紧紧身上的棉衣
“我在错过了那位一直与我互相爱恋的人,错过了那位和我一起互相舔舐伤口的人,错过了那位愿意与我一起撞上南墙的人。”
“所以,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去找他吧,如果他也喜欢你,是不会没有反应的,错过了一刻,你可要后悔一辈子了。”
女人站起身来,伸出手整理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朝着没有路灯的暗处走去。

李相赫再次私下见到韩王浩是在打败KSV之后,他给韩王浩发了消息,约他出来见面。
首尔的夜晚还是有点冷的,李相赫暗搓搓的抱住韩王浩,借着身高优势,偷偷在他耳边吹气
“王浩呀,好久不见”

易燃【cp马壳】附火字旁目录链接

佐小白突然不想卖龙虾了:

火字旁系列观看顺序:


《重燃》:2017年1月宣传片。“这一次,由我不由你。”


《灼烧》:2017年2月9马壳决前奏。“能让你苏醒的人,只有我。”


《余烬》:2017年2月9马壳决后记。“那个人从一开始…就看穿你了啊。”


《烈焰》:2017年3月15马壳决前奏,marin理发事件。


《恼火》(上)(下):2017年3月15马壳决当天。


《浮烁》:2017年4月 AFs确认进入春季季后赛。


《灿阳》:2017年4月 突然互相喂糖的应援。


《炽热》:2017年7月洲际赛及日常赛。一个拉灯直球。


《业火》:2017年10月11月,世界赛。


一个个找可给我累死了【。我应该想个tag来解决这个问题。


为什么火字旁停了这么久,除了我心痛心累还懒以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用以往那种半纪实的手法来写转会的事情。估计看了这个题目,大家也能猜到下一章是什么了。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既然这个系列一开始就决定了用这个风格,那么再痛我都会坚持下去。


国际三禁,毕竟无论cp怎么样,都请继续爱marin爱faker啊!


爱马壳,爱你们❤❤。


【是恣意狂奔的烈马接受了缰绳,是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的凌风之志许下了归期,是把我的兵线给你,把我的TP给你,把我命中带风的灵魂和呼啸而去的心重新刹住,背对天下面对你,双手奉上。】


————我是boomshakalaka的分割线————


2017年11月20日,AFsMarin宣布离队。


 


Afreeca freecs的Twitter下面地震也就算了,SKT的Twitter也仿佛遭到了水军的抢滩登陆。


 


S5是英雄联盟月活人数和观赛人数达到巅峰的一年,它的崛起不仅成就了电子竞技在体育领域的地位,成就了英雄联盟在电子竞技的地位,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观看量达数亿的舞台上,成就了在群雄逐鹿中以不败金身斩获桂冠的那批SKT队员们。


 


11月22日,SKT Bengi重新连接。一场气势磅礴的日出,似乎就要呼之欲出。全世界都在屏息瞩目。


 


“当我想到SKT新的上单应该是什么样的人时,我想这个人在上路需要极强的压制力,以此为中下的发育,而且需要有极其强大的通过TP技巧来参战的能力。这样一个人,现在是自由人。”北美解说Chris Smith已经很委婉了,相比之下他的同事已经很嗨地替ogn给2018lck春季赛的宣传片都想好了,土拨鼠式咆哮着只差一个某人归队了。


 


嗯,是归队,不是加入。


 


而在韩国,即使是再密不透风,还是有传言从俱乐部之间飘到了媒体里。然而媒体也抠不出实锤,只好使出浑身解数地打让人抓耳挠腮的太极。粉丝之间也像明明都心知肚明却还是互相捂着嘴巴,只有在完全卸下心理负担的私聊窗口一遍遍吼叫他快回来啊。即使不是某人或某队的粉丝,看客们也津津有味地围观着,不时也突然蹦出一两个类似实锤的消息或者训练截图,惹得粉丝们一阵假装冷静却最终失败的躁动。


 


11月25日,李相赫从俱乐部内配的健身房里跑步回来,说是跑步,其实就是用4.5的速度快走四十分钟。他并不排斥运动,但是跑步的时候带眼镜不舒服,摘掉又莫名有种不安全感,所以就改成了快走。这样也有好处,就是不会出太多汗。


 


换了衣服洗了把脸,穿上队服外套,神清气爽的猫唇少年小快步走下楼梯,准备开始今天的训练任务。


 


刚推开楼梯间到走廊的大门,看到裴俊植正两个胳膊挂在一个背影的肩膀上,金正勋站在旁边正笑着说话,目光越过裴俊植看到了后面走过来的李相赫。


 


“相赫。”他抬了下手。


 


裴俊植和那个白色卫衣的背影,一同转过了身。


 


李相赫脚下的速度瞬间归零,半秒钟后才重新迈出淡定的步子。


 


“景焕哥。”


 


“相赫。”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合同谈妥之前选手可以这样直接进入俱乐部的吗?谈妥了……吗?


 


张景焕今天没有戴眼镜。李相赫备战世界赛后就没有见过他了,看起来这些日子他好好调整了自己的身体,不仅气色健康了,之前久坐导致颈椎不适而时常不自觉弯腰的动作也已经没有了。他深褐色微卷一丝不苟的发型下是那熟悉的平和与自信的眼睛,白卫衣上一枝梅花斜得恰到好处不苍白也不张扬,一如他本身一样。挺直的身姿微微被裴俊植压得有点斜倾,自然得打招呼就好像要集体训练之前在门口的一个偶遇。


 


“他今天过来谈事情,我带他顺便看看现在基地的样子。”金正勋回答了李相赫眼睛里试图掩饰的疑问,但是却避重就轻地将最敏感的话题一带而过,“没事你该训练训练,下午四点训练赛前吃点东西再过去。”


 


李相赫应声。世界赛后张景焕的短讯他回的都很言简意赅,自然也是没有见过面。转会期对他而言也随着自己合约的顺利确定没再有更多关注。他从来不觉得队伍表现不佳,是单独哪个位置的问题,而自从2015年后,他也学会了对队友的去留不再有心底的执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态度让他变得更加像一个职业运动员了。


 


他不是没想到张景焕回来的可能性,但是他对此前论坛和新闻里的大肆宣扬更多是付诸一笑,甚至浏览过标题就没有点开。他平时读书的时候就深有体会,有些人自身会带着一种实力与魅力相辅相成的戏剧感,让人忍不住成为他的观众,在心里描绘畅想着这个人像故事角色一样的过往和前方。李相赫自信自己是这样的人,但他刚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张景焕。可他也是最切身学习到,张景焕是一个多么喜欢击碎观众心中剧情的人。


 


所以他既不肯承认自己对这些传言的任何心情,也压根不打算把它当成一个真事去对待。他反复提醒自己,这只是一个工作伙伴的变动而已,任何私人感情,都不应该有。我想要赢,我只想要赢,只要能赢,是谁都行,是他不是他,都行。


 


许是隔了太久了,他竟然没意识到这份心情和两年前何其相似。


 


直到此时此刻他和张景焕在基地里擦肩而过。他余光看到张景焕带着笑侧着头看向自己,直到训练室的玻璃大门关闭在自己身后。


 


这个过程好像很快,又好像很慢。快到张景焕那含笑的眸子他都没来得及想起曾经是多么熟悉,慢到张景焕身上若有若无的咖啡与阳光的味道在自己呼吸里挥之不去。


 


世界好像都安静了,世界却好像也沸腾了。


 


身体变热了,身体却也好像变凉了。


 


握住鼠标才发现张景焕原来比快跑更能让自己出汗。


 


“太淡定了,这也太淡定了。”裴俊植的脑袋在张景焕肩膀上,跟张景焕一起隔着训练室看着李相赫戴上耳机登录游戏的背影,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他歪头想看看张景焕会不会感觉到受伤,却冷不丁看到了旁边的大脑袋上盎然的笑意,和炯炯有神的目光。


 


李相赫这一把辛德拉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大概就是很电音。无论是走位补刀还是把人打残了调皮地原地抽筋,都有一种动次打次的既视感。把对面对线的卡牌打得受到了不少精神伤害。


 


张景焕对于李相赫不温不火地反应这大半年已经很习以为常,实话实说这比他刚回来的时候已经进步很多了。八月份那一把直球打过去似乎颇见成效,也是用了这漫长的九个月,他才明白了李相赫之前对他失望和心冷的原因。但是也同样让他明白了这份余烬下还有着脆弱又纤细的火苗。


 


他跟SKT谈的很坦然。他在首尔机场看到从北京归来的李相赫时,就已经对这个决定可能带来的责任、压力与舆论狂潮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比起这些外界的东西,对张景焕这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对自己妥协的心理准备。


 


什么是对自己妥协。


 


就是恣意狂奔的烈马接受了缰绳,是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的凌风之志许下了归期,是把我的兵线给你,把我的TP给你,把我命中带风的灵魂和呼啸而去的心重新刹住,背对天下面对你,双手奉上。


 


张景焕跟着裴俊植走进了训练室,坐在两侧在训练的选手都纷纷回头打招呼,他一如既往地礼貌又略带腼腆地回应,象征性地往两边各走了几步,然后就走向了李相赫。


 


游戏椅赞助商已经换了,李相赫还是喜欢带内塞耳机,两根白色的耳机线在他修长的脖颈两侧。多久没有这样在你旁边看你比赛了,相赫。


 


“还不走吗?维克兹和塞恩过来了啊。”


 


“啊?”李相赫下意识去看小地图,“没有吧,刚才他们不是在打风龙吗?我推掉这个塔。”


 


“快走了,你被抓死的话巴龙要掉了。”


 


“推掉就走,推掉就走。”


 


二十二秒后李相赫瞪着自己的黑白屏幕很努力地绷着自己想笑的嘴角。


 


“还是不听话啊,”张景焕松开揽着椅子背的胳膊,笑着说道,“现在在队里彻底没人管得住你了吧。”


 


“哥要是回来不就有人要管我了。”李相赫说得很随意,鼠标在装备栏里快速地转动点击着。身后却是一阵让人心跳加快的沉默。


 


这里是训练室,张景焕什么也无法多说,他笑着安静了几秒钟,旋即说道,“说的就跟我在的时候你就听过话一样。”


 


“你如果回来也要跟我一样不准叫性雄或者性雄哥了,要叫教练了。”


 


“这有什么Afreeca的教练也比我小啊。”


 


“也对啊,比哥大的确实不太多。”李相赫转动椅子回过身来笑得很调皮。


 


这句话对张·1991年2月12日·老年人(伪)·景·被怼的很没有排面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焕造成的伤害,却都被眼前人笑得露出小虎牙的笑容给抵消了。


 


多久了,我终于,见到你再次对我这样笑了,相赫。


 


“相赫你这是被谁带坏了?裴俊植,你给我过来,我们相赫以前不是这样的,这是怎么回事?是哪个坏蛋干的?”


 


“哥你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两年被相赫支配的恐惧。”


 


张景焕并没有逗留很久,他走的时候李相赫“正好”起来去洗手间,便跟金正勋一起在训练室门口跟他送别了。


 


“说起来景焕啊,今天还是个比较特别的日子不知道你有印象么。”金正勋送他到电梯口,突然想起来说道。


 


张景焕回忆了一下,还不到金正勋生日,也不是什么夺冠和获奖的日子。他笑着摇摇头。


 


李相赫笑着问金正勋,“离队官宣两周年?”


 


“你怎么回事啊,”金正勋对张景焕笑道,“你这个冷酷无情的家伙,还亏我们都记得你自己竟然忘了,啊伤心了,相赫我们走。”


 


张景焕张了张嘴,最后笑得很妥协。


 


电梯亮了,张景焕进去,按了1楼,跟二人道别。他看着李相赫,画面被两侧徐徐合上的电梯门关闭……却被打断了。


 


李相赫仗着自己的体形在门关了一半的时候站了进来。电梯门停顿了一下又要打开,被李相赫反手摁了关闭的按钮。


 


已经准备走人的金正勋站在原地一头问号,赶紧补充了一句相赫送下去赶紧上来。


 


电梯门关上了,开始下降。


 


李相赫就站在张景焕面前和电梯门之间,呼吸几乎彼此都能听见。


 


张景焕突然伸出手,从李相赫身边伸过去,把1到13楼全部的键都按了一遍。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始终目不斜视地看着对方,从眼睛,到嘴唇,再到眼睛。


 


电梯安静地停在了12楼,打开,合上。


 


11楼,打开,合上。


 


“再不说话?哥就要走了哦。”张景焕喃喃道。


 


“你,”李相赫又跟今年和张景焕作对那阵子不用敬语的说法一样,说道,“要回来吗?”


 


“你想我回来吗?”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张景焕想问的话,在听到李相赫说完之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


 


“你想回来吗。”李相赫又问了一遍。


 


张景焕看着他,往前凑近了一分,“告诉我,你想我回来吗,只说想,还是不想。”


 


李相赫觉得好绝望。


 


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快得如同15年春天时一样,无论受了多少伤下了多少决心,无论多么心止如水多么冷若冰霜,在这一刻那种熊熊燃烧的自己再度复活了。


 


他用了那么久才踩灭了那灼烧自己的火焰,此刻重新烧了起来,就在他左胸口的位置,用他最熟悉的速度和热度。


 


他觉得绝望是因为他明明不想再重新经历这些,他明明想好了再也不要重蹈覆辙,他明明想好了的……


 


如果这一次我说想,我就是再一次把自己心中的柔软呈现到你面前,而这一次,你还会不会像上次那样让我痛到窒息。


 


如果这一次我说想,你会不会毅然决然地抱紧我,会不会吸取我们曾经彼此伤痕中的回忆和悔意,然后不再放开。


 


“想。”


 


那一刻火山爆发,那一刻极川融化,那一刻陌上花开,那一刻瓢泼雨下。


 


赢的总是你,两年了我准备了这么多,最后赢的还是你,这真的,太不公平了。


 


李相赫闭上眼,被一双胳膊紧紧搂在了怀里。


END.

大头永远都是超级厉害的上单,生日快乐啊!

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我不会写华丽的文字来表达我内心的五味陈杂

我永远相信着MaRin这个id因你而大放光彩

跟随你做的每一个决定

生日快乐 我的世界第一上单

【安壳】

*ooc,私设,严禁上升真人x3
*我终究还是对这个已婚男人下手了【对不起对不起】
*一脚刹车
*有错字。

李相赫回到家中,怀着抱着一大堆图纸,刚准备放在桌子上,却被脚下的地毯给绊倒。
“阿西,什么啊?!”
图纸撒的到处都是,虽说人被这罪魁祸首给接住,但所导致的烂摊子还是让李相赫一阵头疼,自己好不容易整理好的....
“回来了?”
闻声走出的姜灿荣俯下身将图纸一一捡好,收拾整齐,才把还坐在地上的李相赫拉起来。
李相赫从姜灿荣出来的那刻就在盯着他,男人顶着蓬乱的头发,刘海有点长了,所以把他梳到了一边,宽大的T恤被他完美的撑起,配上简单的牛仔裤和黑框眼镜,明明是简单的不行的装束,在李相赫眼里像是在发着光。
“真不愧是有着成熟气息的男人..”
“嗯?什么?”
心中念叨的语句不自觉的念出了口,被抓包也只是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没什么呢”
两个人同居的日子,饭都是姜灿荣做的,不是李相赫不想,而是他曾经的尝试都带着惨烈的后果,晚饭是李相赫爱吃的西兰花,嘴里塞的鼓鼓囊囊像只仓鼠,却还一面和姜灿荣分享着最近遇到的麻烦和趣事。
“灿荣哥是不是在学校很受欢迎啊?”
咽下嘴里的一口饭,抬眼去看那双明显带着调笑意味的眼睛
“嗯,有很多人喜欢”
“哦~那样有女孩子给你告白了吗?”李相赫说着动手给姜灿荣夹了一块泡菜。
姜灿荣默默吃下,啧,真酸。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李相赫收拾着碗筷,在擦着最后一个碗,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忽然向后倒去,如心所愿被那人稳稳的接住,清淡松木气息吸入鼻腔,被水沾湿的手被握住,十指相扣,姜灿荣的双指轻轻挠了挠他的手心
“我告诉他们我结婚了,不信看我的戒指”
无名指上银色的一圈是他们在一起第一个情人节,李相赫送给姜灿荣的礼物。
                      你给的我一直都带着

评论:密码:j8s2

选手x你/MaRin

我爱颜颜也爱大脑袋,呜呜呜呜呜看的我露出痴汉笑x

拉克丝说琴女你又空大:


MaRin x @Nine 

张景焕我的谢谢<(`^´)>我觉得我头上非常绿!

你从没想过自己的男朋友会比自己大那么多。

你从没规规矩矩叫过他的名字,总是想起什么张口就喊,他也从未跟你计较,顶多假装生气地揉乱你的短发。

你的家人对你这个男朋友非常满意,变着法数落你不懂事,他皱着眉头在一旁也听不太懂,末了悄悄问你什么意思,你看他茫然的表情决定捉弄他说家人觉得他对你不够在乎,看他瞬间低落的样子,你仿佛能想象出如果他像他的宠物狗一样会呜咽着垂下耳朵。

你连忙解释只是一个玩笑,他摸着你的脸对你温柔地笑,眯起的桃花眼像黑洞吸引了你所有的注意力。


由于你工作的原因通常会很晚下班,尽管公司离家很近,工作日的下班点你始终会收到他给你发的“路上小心”,你往往是回复一个表情就把手机扔进包里打卡下班,而到家没几分钟之后又会发来“到家了吗”,未曾晚点。

你喜欢周末去网咖打游戏,理由是家里电脑配置不够,他总是会问起两句你的安全,你嘲笑他现在是21世纪的社会不要想太多,他在电话那头软软地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当他把一枚崭新的钥匙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一下愣住,差点被喝了一半的珍珠奶茶呛住,他言简意赅地跟你说了他近三年的打算。

他从lck退役转战lpl,选了一家还算后起之秀的俱乐部做教练,自己买了两室一厅,装修都亲自把关,重要的是离你的公司更近,你下班可以更快的回家,还给你配了一台职业选手配置的台式机让你可以在家畅快打游戏。


后来你从他的队友口中得知,曾经你下班时的发来的每一封信息都是他每天定下闹钟,一定要收到你平安到家的回复才会继续训练。听闻你无意间的一次抱怨,就拜托朋友帮忙给你准备了新电脑。

你被这个人感动得酸了鼻子,他却趴在你的对面对你说——

你一定要收留我呀。
这个国家里我只有你了。
不然我就哭了哦。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依旧没有更新

【丹白】

*国际三禁x3
*OOC,有些细节记不清了,但是这对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好配啊啊啊啊!
*先自割一下腿肉,写的超菜。
*感觉写的像影评....

三十年有多久,白龙早已记不清了,变为猫身的他也是更没有了对时间的概念,他在那破败的宫闱墙壁之间走来走去,看着当初富丽堂皇的宫殿逐渐破败,墙壁因风雨腐蚀变得龟裂歪斜,石缝里的杂草也逐渐生长,久而久之,他甚至开始觉得这就是他原本的模样。
他在长安城四处游走,到处寻找着关于当年贵妃假死的真相,他潜入金吾卫的宅邸,除了能听到一些微妙的声音,也知晓了这位金吾卫的后代的劣性,挥霍无度,沉迷女色,与他父亲当年起兵反戈的行为相比,真是丢脸。
他引导着白居易去剥开那层层封闭残忍的真相,幻术,亦真亦假,他在那存放棺椁的地方,撕开他心底最疼的一块疤。
丹龙欺骗了他。
他让丹龙走的远远的,别再出现,他听到丹龙说要去寻找没有秘密的真相,看着那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白衣,背影走的坚定,那身影越缩越小,如同白鹤飞往远方凝成一个虚妄的小点。
将自己肉身抛下瀑布的时候白龙在想些什么?是怕自己尸体腐烂污秽脏了贵妃沉睡之地?还是想着抛下之前白鹤之名?
白龙看到贵妃不见的那刻,气急攻心直呕出几口鲜血,那只熟悉的点翠静静的放在那里,又是丹龙,又是他,他又一次骗了我。
匆忙的赶去那荒废的宫殿,幻术再一次重现当年的盛世繁荣,再一次看见自己的肉身,他觉得陌生,挣扎着想爬上那块石床,却失了气力,一直以来他都在欺骗自己,死亡这个词他一直缄默心底,他狠不下心去杀丹龙,即使丹龙一次又一次的骗了自己,呼吸急促,视线开始模糊,鹤鸣声嘹亮,羽翅挥展腾飞,破旧宫顶渗出阳光,白龙有些看不清了,三十年,可真长啊。

翩翩少年郎,化作飞鹤沉溺凡尘,回首能瞧见贵妃婉约恬静的笑容,眼底水色涟漪,朱唇亲启:“你们就是白鹤少年?”
少年郎们相视一笑
“我们便是”